魔界女尊 第八十七章 真凶

小说:魔界女尊 作者:锦尚七 更新时间:2019-06-03 02:32:23 源网站:恋上你看书网
  乐起来书屋 ,最快更新魔界女尊最新章节!

  台真久秋第一次听他们的风师妹用这种语气说话,顿时忍不住看了她几眼。

  刚才的暴雨已渐退,唯独漆黑的天空中仍然不见朗月星辰,只有厚重的乌云。望云台八面云梯,左右皆有高高的石柱,此时石柱上的火盆被各个仙士用真气点燃,黄色的火光映亮了每个人的面孔。

  庄纪酉、傅一舟、葛崇、苏沐尘、陆缙山、佟青雪、汤正溪等人都留在了望云台上,没有一人离开。司徒非眼珠子转了几圈,他才不想留在这里枉自给人当靶子,可又担心此时若走,定被人笑话,于是也只好硬着头皮留下。

  “韩深,你那一头红发,是吃了自己用神乌鼎炼制的药,才会这样吧?”风芷凌说着,突然隐隐察觉皮肤传来异样的刺痒,先是手指,很快到手背手心,然后蔓延整条手臂,她忍不住去抓了一下,顿时挠出了一片暗红的血迹。

  她起初没有在意,继续对韩深喋喋不休道:“你想效仿我爹,给自己练出世界上最厉害的魔丹,这样就能修为大增,扬眉吐气。可惜你太蠢了,你以为,神乌鼎是谁都能用得起的么?你费尽心思从凌霄那里借神乌鼎,结果练出来的丹药却把你变成了一个红毛妖怪。想当年你在蓟城,为了试毒,抓了郡守之子来试你手里的各种神乌鼎丹毒,害的他成了蓟城人人喊打的红毛妖怪,现在你自己也落得如此下场,这真是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。”

  “我想,定是仙门追杀你追的太紧,你为了逃命,迫不得已才把没有把握的丹药吃下去的吧?”

  “我失手杀死温掌门那一日,你本想杀我,取走我体内的魔丹,对不对?”

  “臭丫头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。”韩深的声音忽远忽近,听上去有些心不在焉,他似乎在犹豫要不要去望云台中间取那把潜龙剑。

  风芷凌察觉到刚才的刺痒似乎蔓延至全身,她刚才挠了几下,皮肤起了许多密密麻麻的暗红小点,顺着血脉流经之处,连成了一道道密网似的红纹路。

  她觉得有些不对劲,不敢再挠了,嘴里依然不停地说道:“被你这种奸诈之人坑过一次,自然要学聪明些。上一次巫白门和贺山派发现的一百多俱死状残忍的尸体,都是你亲手杀的,你用那些人的心脏、血液、紫河车做药引,为的就是用神乌鼎练化阴易阳丹。可惜啊,你练出来的丹药,只不过是一个残次品罢了。你想不想知道,真正的化阴易阳丹,是怎么练出来的?”

  风芷凌前面的几句,故意都用的陈述句,若是韩深不反对,便等于默认。

  “你知道如何练化阴易阳丹?”韩深似乎停顿了一下,果然没有反对。

  这一答,就几乎是默认了仙门此前发现的四十九俱幼童尸.体、四十九俱孕妇尸.体、四十九俱年轻男子极女子尸.体,是他所为!

  这一顿,澜渊的逸尘剑突然无声地刺了过去,韩深“啊”了一声,被迫现了形,却立即伸手拔出了剑丢了出去,再次隐去了踪迹。

  在场的人今天真的是被一个又一个的真相给砸的懵了,程闻肃皱了皱眉头,眼神眯成了一道光,似乎在想什么;他师父傅一舟也惊的睁大了双眼,在程闻肃扭头看风芷凌时,悄悄地地看了他一眼。

  风芷凌想道:“韩深中了剑,必然会有血迹滴出,伤口也会有腥味,这下可再难逃出大师兄的手掌了。”

  可是风芷凌所想之事并没有发生,韩深的伤口竟然一滴血也未落下,也没有任何血腥味传出来。她不免纳闷。

  这时韩深的声音森森地传了出来,混不像是受伤的样子:“化阴易阳丹对我来说,已经毫无用处了,臭丫头,你别再想故意用言语干扰我。”

  “哦,是吗?既然你不想知道,那我偏要说,你要是不想听,就干脆捂住耳朵吧。”风芷凌道,“化阴易阳丹是……”

  “风师妹,你这是怎么了?”澜真的声音在她耳边突然想起,极轻却听着极紧张。

  风芷凌忙松开澜真的搀扶,垂下手快速地轻声道:“没事一会儿再说。”

  “怎么了?”澜渊听到了动静,也看了过来。

  风芷凌正准备继续开口,澜渊已经迅速地抓起她的手腕,撸上了她的袖口。

  那暗红色的血脉密网纹路,已经到了骇人的程度。

  澜渊又忙撩开她另一只手,情况一样。

  “大师兄,对付韩深要紧……”风芷凌话没说完,澜渊将立刻召回逸尘剑挡下了向澜秋的方向的某个看不见的攻击。

  “噗”的一声闷响,只见一团灰白色寒雾化在了空中,澜台、澜秋忙从澜渊右侧移开。

  澜渊当即运起依然悬停在望云台中央的潜龙剑,飞向了云梯旁的火盆中,剑刃挑起了一团火,“嗖声”穿梭在望云台之上,应当是在追逐韩深的身影。

  “刚才那一剑有用,韩深的气息已经乱了,”澜真对面色沉稳地对众人说道,“他炼的是极寒的功法,大家用火攻他,应该有用!”

  澜渊很欣慰,他本想开口,未料澜真已经先提了出来,免了他去分神。

  众人纷纷用剑取火,跟着潜龙剑的方向追踪刺去,韩深没有声音再传来,可是,众人却慢慢发现他似乎已经有些力有不逮,于是更加有了信心,在澜渊眼神与手指并用的指示下,慢慢地形成了一个合围的态势。

  程闻肃略犹疑了一下,也加入了战斗。

  可是,一个来自虚空的声音突然在他耳边响起:“小心练羽凰,她和韩深根本就是一伙的,接下来她一定会有动作……”

  台真久秋四人全都去专心对付隐身的韩深,暂时松开了风芷凌。

  “唔呃!”风芷凌突然吐出一口黑血来,整个人身子一软,瘫倒在地。

  “风师妹!”澜久的声音最大,接着是澜真、澜台、澜秋,纷纷看向风芷凌到底的方向。

  程闻肃被这动静吸引,一看风芷凌已经吐血倒地,像是中了毒,可是她白天中的毒司徒非告诉他只是暂时封印元气的,而且还专门给他长雪门的弟子试过,的确如此,那练羽凰为何会突然有中毒的症状?

  这时,刚才那个似有似无的声音再次响起:“韩深的出现就是练羽凰安排的,不然刚才韩深为什么要在众人面前承认他自己做的那些事?这么做对他又什么好处呢?傻子才会这么做……除非他想早点死。所以,韩深不过是练羽凰用来吸引众人目光的一颗棋子……你还不懂吗?你又被她骗啦。”

  这声音是那么的轻柔、亲切,如同一个飘在春风中的仙子,程闻肃感到极其的熟悉,他第一时间就能确信这声音毫无恶意。

  程闻肃也确切地知道,这声音只有他自己能听见。

  他本来同在场所有人一样,被韩深和风芷凌的对话所影响,开始怀疑自己此前的种种判断是否对风芷凌有些误解的地方。

  可是这个声音令他他猛然惊醒。

  .

  风芷凌吐了一口血,觉得自己似乎要清醒了些,只是浑身的血管从刺痒变成了抓心挠肺的刺痛,她擦去嘴角的血渍,故作轻松地支起身子站起来,对几位师兄灿然地笑了笑,摆摆手说道:“终于吐出这口血了,刚才只不过是真气受阻,现在好啦……”

  其实并没有好……她能感觉道浑身的血液在被一滴滴的灼烧和针刺……这种感觉,比在太乙山灵修台上的火铜鼎上受刑都有堪一比了。

  程闻肃见到此情此景,比此前还要更加愤怒了,他将带火的青剑默默地撤回,握在手中,眼神里带着凶气飞速将剑刺向了风芷凌的咽喉。

  也是在这个时候,澜渊挥动着带火的潜龙剑终于刺在了实体上,韩深被迫现了形。

  然而他余光瞥见风芷凌就要被刺伤,本来他应对同时出现的多个麻烦并没有什么难的,可那命悬一线的人是他最心爱之人,未免分了心,那潜龙剑下的韩深竟想趁机再次脱逃。

  澜渊忙镇定心神,一手用真气将风芷凌推开,让她避开了程闻肃的一剑,一手运气让潜龙剑刺得更深。

  .

  韩深一时动弹不得,跌落在地,躬身屈伏在地上。

  寒尸蛊再可怕,韩深的隐身移形之术再好,也改变不了韩深修为根基薄弱的事实。除非他永远不展露自己的弱点,隐匿在空气中暗自下毒,人不出现,就什么都伤不了他,也无人奈他何。

  可是一旦他的行迹暴露,比他修为高的人,还是能轻易将他制服。

  韩深从北域万蛊城回到中原之地,以为有了寒尸蛊和隐身移形之术,就可以横行无忌,叫人忌惮害怕,他终于能将仙门魔界通通都拿捏在手里,从此扬眉吐气,做一回人人畏惧的人上之人。

  压抑太久,一旦得到震慑他人的本事,就自信过了头。

  .

  程闻肃一剑刺空哪肯罢休,干脆明目张胆地跃身向前握住了青剑,脚底腾空飞身刺向风芷凌。

  他明白了澜渊无论如何也不会亲手杀这个小妖女,便一心只想亲手结果了她。

  “叮当”一声,是澜真的佩剑与青剑相撞的声音。

  “澜真!你一向善恶分明,最识大体,如今也要被这小妖女迷惑,是非不分了吗?”程闻肃怒道,语气里尽是失望。

  澜真不急不躁,冷冷静静地说道:“程师兄,司徒掌门怨恨我们风师妹,想杀她报仇,我可以理解,因为练明煊曾经杀死了司徒掌门的师父和两位师兄。可风师妹与阊吴门往日无冤、近日无仇,练明煊和凌珑也不曾杀过阊吴门的人,您对风师妹为何有如此大的怨恨?您口口声声说替太乙弟子报仇,可我们太乙弟子自己都没有说话,您却比我们还要愤慨。要怎么处理风师妹的事情,您怎么着也得问问我们太乙弟子的意见吧?毕竟您是外人。”

  “若是说是为了整个仙盟来惩罚她,可今日这么多掌门都在这里,您都未曾询问过任何一位的意见,就自顾自的逼迫我们掌门师兄杀风师妹,现在又要亲自出手杀她。恕我直言,您的行为似乎有损阊吴门往日温容谦谨的风范,有损仙门弟子应有的德行。”

  澜渊作为是天下第一仙门的掌门人,有些话不能随意直言。

  可澜真没有一门之长身份的桎梏,由他来说这一番话,是再好不过的。澜真平时谨言慎行,在仙门之中也颇有几分声誉。

  此番话一出,既对司徒非冲天的怨愤意有所指,又对程闻肃所作所为之过分程度表示了不可容忍,更暗示程闻肃作为阊吴门弟子如此逾矩是否是阊吴门纵容所致。

  可程闻肃并没有理会他这一番道理,似乎要把自己强硬的态度一贯到底,仍一心要杀风芷凌,他道:“正是因为你们个个被练羽凰蒙骗,糊涂至斯,我才更要来好好管管!太乙门绝对不可断送在这妖女手中!”

  “为什么程闻肃句句不离太乙门……”风芷凌不解地想。

  “闻肃,不可如此!今日你怎地如此顽执!”傅一舟道。

  程闻肃无视无闻,话音一落就运足了十分的真气,那把看似普通的青剑突然像是被注入了强大的力量,在他掌中螺旋似的旋转起来,由慢至快,像飞个速转动的陀螺,最后快的只见一圈青色的剑影。

  程闻肃脚底踩着莲花步,掌中御着炫丽莫测的长剑,那身姿竟带出一股飘然若仙的气势来,与澜渊刚才御剑的招法竟有几分相似!

  只是那看似轻盈华丽剑招,却蕴藏着夺命的杀机,剑锋未至,直指的剑气已经令人不寒而栗。

  台真久秋四人均拦在了程闻肃面前,程闻肃大喊一声:“你们四个让开!澜台,连你也如此!澜久,澜秋,你们太让我失望了!”

  “刚才韩深明明已经承认了,许多事情根本是他做的,风师妹也是受害者,程师兄难道没有听见吗?!不明是非的人,难道不是程师兄你!”澜台说道。

  程闻肃剑影未停,澜台、澜真、澜久、澜秋只好迎剑而上。

  “你们四个让开。”澜渊的逸尘剑应声飞出,与青剑缠在一起,竟像是双生似的,招式是那么的相似——“因为他根本不是程闻肃。”

  “没有想到师父的十位亲传弟子,还有一位尚在人世。只是你为何要隐瞒身份,不回太乙门?”

  “那日在寒武洞中刺杀风师妹的,是你吧?——澜其。”

  .

  【*作者注:男女幼童四十九俱尸体的首次出现,见44章哈。】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591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魔界女尊,魔界女尊最新章节,魔界女尊 恋上你看书网!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本站所收录作品、社区话题、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,与本站立场无关
Copyright©2018 591小说网txt小说下载 All rights Reserved ,Processed in 1.286(s), Memory: 1.603MB, Sqls: 10, cacheread: 12, cachewrite: 1, net:1.